Sprachenschiff
Sprachenschiff 

动词的共轭
(Konjugation)

在德语中, 每个动词都有一个原形, Infinitiv 动词在句子充当谓语的角色,讲的是做什么,是什么。 谓语直接明确地,或间接隐蔽地,需要一个主语。主语是做动作的人,动物或事物。它是个名词 也可以是个名词化的动词或充当名词的重句。 如果名词是肌肉的话, 那么动词就是好比骨骼。 当两者有机联系起来时, 生命就可能产生了, 语言也就变得有血有肉, 活了!

动词作为句子里的谓语要取得有机联系就要进行相应的变形, 这个变形过程叫Konjugation, 中文翻译共轭Konjugation 这个词来自拉丁语, 意思也就是连接; 也就是说, 通过这个变形过程, 做动作的动词要和做这个动作的名词, 或者从分析句子角度出发说谓语和主语,一定要和谐地连接起来。在德语里这个变形的过程有一个清晰的公式结构, 准确地说,这就是动词语法。 熟悉这个公式结构以后, 人们就可以在头脑里,有意识地或潜意识地,清楚地知道谁干什么,干了什么,或将干什么。  借用数学公式, 这个结构可简单地写成:

V = f(G,M,T | P,N)

V: 动词出现的形式。  当在 PN是已知的条件下, 它由 GM T 三个变量决定。

P: Person

N: Numerus, 数量

G: Genus 本性,是做(主动) 还是 被做(被动)

M: Modus 语态, 是客观的, 主观的。 在主观里还按说话人的口气有一式, 二式 和命令式之分。

T: Tempus 时态, 是过去,现在, 还是将来, 是一般动作还是完成动作。

 

                当你明确这个框架后, 剩下的就是数学上的排列组合了。你我他三个不同人称Person 单数复数两个不同的数量 Numerus组合起来,我们就有六种可能

 

单数

复数 ()

我,第一人称

Ich

Wir

你,第二人称

Du

Ihr

,第三人称

Er / sie/ es

Sie

 

对于每一个可能, 即便在其他变量, 本性G,语态 M,时态T,  都确定的情况下, 动词出现的形式都在结尾部分略有差异。除了少数需要硬记的不规则动词,比方说 (Sein), 大多数动词, 比如有(haben) (fragen), 如果你知道了它们的原形, 那么只要把动词的结尾部改变一下再配上动词原形中的核心部分, 你就在一个GMT 中找到了动词的形式。

 

(sein)

(haben)

(fragen)

Ich bin

Ich habe

Ich frage

Du bist

Du hast

Du fragst

Er ist

Er hat

Er fragt

我们

Wir sind

Wir haben

Wir fragen

你们

Ihr seid

Ihr habt

Ihr fragt

他们

Sie sind

Sie haben

Sie fragen

 

在中文里,你有, 我有, 我们有, 而在德文里, Du hast, ich habe, wir haben. „你有 你有,我有是我有, „我们有又是另一码事,这个所有权的问题下意识里就带上了烙印。 又比方, 老师在课堂里问, „你们还有问题吗?“  我环顾左右,回答道, „  但在这就模糊了, 到底谁有问题?! 如果真是我自己有, 那么一个 habe  就知道是我有,而 hat 就是我们中的某个人有,haben就是我们都有。  所有句子的主语都是这六个可能性中的一个。 即便主语不是人称代名词,比方, 一支笔或这支笔ein Stift / der Stift 那就是第三人称单数, 一样; 而多支笔 die Stifte 就是第三人称复数,跟他们一样。

 

(sein)

(haben)

(fragen)

Ein Stift 一支笔

Ein Stift ist

Ein Stift hat

无意义

Die Stifte 多支笔

Die Stifte sind

Die Stifte haben

无意义

 

 

在确定了一个主语的可能性后, 接下来动词以什么形式作为谓语出现就取决于三个变量动作的本性, 说话的语态,想要表达的时态。

 

本性Genus 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 但它的根也能追述到古希腊语,这次词的意思也几乎只能意会, 不能直译。 从动词语法角度出发, 它可被理解为动作的本性, 动力的来源。 也就是说, 主语是去做这个动作, 还是被这个动作做。 这里我们有两个可能性, 1. 主动 Aktiv2. 被动 Passiv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 人们在说话写文章时选用主动, 因为这种思路比较顺畅, 比较直截了当。 但人们的确也有时也要用被动。当人不知道或不想说这事是谁做的时,采用被动句就是一件很在情理中的选择了。 比方 某某某问了我我去哪了, 但我不想暴露某某某的名字, 我就可以说,我被问去哪了。

 

 

 

(fragen)

被问 (fragen)

Ich frage

Ich bin gefragt

Du fragst

Du bist gefragt

Er fragt

Er ist gefragt

我们

Wir fragen

Wir sind gefragt

你们

Ihr fragt

Ihr seid gefragt

他们

Sie fragen

Sie sind gefragt

 

 

语态 Modus 是用于表达说这句话的人的口气。  德语里有三种可能,1 客观的 Indikativ,  2.主观的Subjunktiv 3. 命令的 Imperativ 在主观中还根据讲话人的态度, 又分两种,一种叫主观1 Konjunktiv I, 它想表达的是一种猜测,愿望 和转述。 在转述时,转述人往往不是当事人,对事实不清楚,所以他在不加评论前提下采用Konjunktiv  I 进行就事论事的转述。  这种转述是新闻报导里常见的形式, 它反映的是记者和他报导所保持的职业性距离。还有一种主观叫主观2Konjunktiv II, 它想表达的是一种假想,或一种愿望。 跟主观1相比,这种主观2 的假想 要么是说话人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或者说话人是不希望它会实现的。用主观2来表达个人愿望是一种彬彬有礼的表现。  在有些中文翻译里, 也称主观为虚拟语态。  那么就是虚拟1 虚拟2.   命令式, 比方说,预备,跑 相对比较简单, 发命令句的肯定是我,而听命令的要么是你,要么是你们。  如果是老板命令手下, 那么这句话本身并不是一个命令, 而是一句以命令为谓语的陈述句。

 

Indikativ

他觉得这个故事有趣。 (客观事实)

Er findet die Geschichte interessant.

Konjunktiv I

(他说) 他觉得这个故事有趣。 (说话人不知道,也不关心,他是不是真觉得有趣。)

(Er sagt) Er finde die Geschichte interessant

Konjunktiv II

假如他听了这个故事,他就会觉得它有趣 (事实是他没听 )

Hätte er die Geschichte gehört, fände er sie interessant.

Imperativ

()好好听这故事

(你们)好好听这故事

Hör die Geschichte zu!

Hört die Geschichte zu!

 

时态Tempus 是指动词根据时间的不同采用不同形式。 显然, 我们有现在, 过去 和将来。 除此以外, 一个动作也可以是一次性的, 就事论事的, 对于这动作之后有无效果和影响是无关紧要的, 就像在弹钢琴是, 没用踏板, 一个键一个音, 手松了, 音就停了。 这个效果被称之为一般。由此, 人们就有一般现在, 一般将来, 一般过去。 但也有的动作在完成了后还有效果还有回响, 就像踩了踏板, 键松手了, 但声音还在回绕。 人们称这种效果为完成,组合起来就有了过去完成, 现在完成, 将来完成。 组合起来, 德语有六个时态。

 

 

  • ·
  •  
  •  
  •  

Präteritum

 

Präsens

 

Futur I

(Futur)

  •  

Plusquamperfekt

 

Perfekt

 

Futur II

(Futurperfekt)

 

 

 

我吃饭来作个最简单的例子。这里我是主语, 第一人称单数。 本性应该是主动的, 不然就变成了我被饭吃 这肯定不对。这里我想表达的就是一个事实,所以用客观语态 或称为一般陈述句。

 

  • ·
  •  
  •  
  •  

ich aß

Ich esse

Ich werde essen

 

  •  

Ich hatte gegessen

Ich habe gegessen

Ich werde gegessen haben

 

 

一般现在Präsens:  Ich esse um 19,  我晚上7点吃饭。  一般事实, 一般习惯, 泛泛而指。 德国人和英美人潜意识在时间上的认识也不一样。 在德语中 Ich esse  可以被理解为我在吃,特别是当上文为  “Was machst Du? 你在干什么?“ 时。 德语没有英语里的进行时, 他们用一般现在是表示一般进行时。  如果要强调进行时态, 他们会说, Ich esse gerade, Ich esse jetzt, ich bin beim Essen dabei.

现在完成Perfekt:  Ich habe gegessen我己经吃了。  意思是我还饱着, 不再吃了。  显然这里吃这个动作发生在过去某一时刻, 而现在的状态只是动作的一个效果, 一个余音。德国人在口语中基本都用现在完成式来表达过去的动作,  似乎任何动作都是有效果的。相比较, 在英语里现在完成 和一般过去的区分就很明显。 

一般过去Präteritum:  Ich aß Reis, (过去)吃饭。至于说,今天我是不是还吃饭, 明天还吃不吃饭,这些都不在讲话人的考虑之中。这种就是而是的讲话方式, 来阐述过去的动作, 今天基本只在书面文字中, 文学作品中出现。

过去完成Plusquamperfekt: Ich hatte gegessen bevor er kam, 在他来之前我己经吃了。 对讲话那一刻来说他来其实是个过去了的动作 我吃这个动作发生在他来之前, 所以在他来时我己经吃了。过去完成时可以被理解为过去的过去

一般将来Futur I (也简称Futur)  Ich werde essen, wenn ich mit der Arbeit fertig bin.  当我工作完成后 我就吃饭。  因为我现在还没工作完, 所以这个吃的动作将发生在今后某个时刻。

将来完成Futur II (有时也叫Futurperfekt) Ich werde gegessen haben, wenn du mit der Arbeit fertig bist. 等你工作完了后 我早已吃好了。现在你的工作还没完成 但等到今后某个时刻你完成了工作去吃饭时 我己经吃好了。在我说这句话时,我其实还没开始吃饭, 但对今后的两个动作来说,我吃发生在你完成之前。 将来完成时可以被理解为今后的过去 

 

综合前面所讲的 Genus, Modus, Tempus 对任何一个特定的主语, 谓语的形式是以这三个因素组成的。 形象的图像描述可以想象是这么一个三维体结构:

 

 

 

最后在附注里我用两个单词, suchen“ 发现 finden“ 来展示不同时态,语态,本性給六个主语可能性带来的不同排列组合。

很少人在讲话的时候会特意去想,我该用那个结构组合?! 也不是所有的结构组合都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更何况, 也不是所有德国人, 特别是在具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 都能正确理解, 准确运用这些 GMT 变量及其所带来的动词共轭。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习惯用主动式, 客观式, 在时态里选用一般现在和现在完成式。 但在交流中, 一个小小的变化就可以带来语意上的不同。 这里我就用他找 Er sucht“ 作为例子, 试图指出翻译中意义的偏差。

主动, 客观

 

  • ·
  •  
  •  
  •  

Er suchte

  •  

Er sucht

  •  

Er wird suchen

  •  
  •  

Er hatte gesucht

(… )

Er hat gesucht

  •  

Er wird gesucht haben

()

 

主动, 虚拟1

 

  • ·
  •  
  •  
  •  

 

Er suche

()

Er werde suchen

()

  •  

 

Er habe gesucht

 

Er werde gesucht haben

 

主动, 虚拟2

 

  • ·
  •  
  •  
  •  

 

Er suchte

()

Er würde suchen
()

  • 1 客气。
  • 2 他不会去找。
  •  

 

Er hätte gesucht

()

  •  

Er würde gesucht haben

() 1

  • 2 他不会去找。

 

被动, 客观

 

  • ·
  •  
  •  
  •  

Er wurde gesucht

  •  

Er ist gesucht

  •  

Er wird gesucht

  •  
  •  

Er war gesucht worden

  •  

Er ist gesucht worden

  •  

Er wird gesucht worden sein

  •  

 

被动, 虚拟1  

 

  • ·
  •  
  •  
  •  

 

Er werde gesucht

Er werde gesucht werden

  •  

 

Er sei gesucht worden

Er werde gesucht worden sein

 

被动, 虚拟2  

 

  • ·
  •  
  •  
  •  

 

Er würde gesucht

Er würde gesucht werden

  •  

 

Er wäre gesucht worden

Er würde gesucht worden sein

 

 

在不每句翻译的前提下, 很多看似相像的句子有不同的意思。 比方说, „Er hat gesucht“, „Er hatte gesucht“, „Er hätte gesucht“ 或者 „Er wurde gesucht“, „Er würde suchen“ 都包含着其独特的意思。 Er wurde gesucht 是过去被动,而Er würde suchen 是虚拟未来。

德语动词的共轭在形式上是三维结构的,这和中文完全不一样。 在思维的更深层,共轭反映的既是它在逻辑上的严谨, 又是它在思维上的公式性的。语言对人类思维方式的影响是极其微妙,深远,和重要的。 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它独特的语言或独特的表达方式。  在这多元的世界里要取得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合作, 学习语言至少是个开端。  

 

Address / 地址

Sprachenschiff

Sankt-Göres-Strasse 2

D- 40489 Düsseldorf-Kaiserswerth

 

Kontact / 联系

 +49 211 2207758

 info@sprachenschiff.de

Druckversion Druckversion | Sitemap Diese Seite weiterempfehlen Diese Seite weiterempfehlen
© Sprachenschiff - Ihre Sprachschule in Düsseldorf-Kaiserswerth